辽宁在线首页
辽宁在线 > 旅游 > 旅讯 >

南京栖霞山看红叶何时始

2012-10-31 17:36来源:未知 浏览数:

  今天是“霜降”节气,也意味着漫山红遍的日子近了。虽然红叶到处都有,在南京人心目中“秋栖霞”显然是排在第一位的。可是,你想过吗,栖霞赏红叶并非现代人才有的乐趣。那么这个习俗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南京大学博导程章灿教授通过查阅历史资料给出了他的解释,同时也给我们带来近两三百年中有关栖霞有关红叶的诸多轶闻雅事。

直到明代,南京地方文献都没有提到栖霞看红叶

  南京人常说春游牛首,秋游栖霞。游牛首是踏青,游栖霞是为了赏红叶。每年深秋,栖霞山就拥满了游客,不看青山,不看白云,也不看长江的碧水,更不看古寺,只为了看红叶。为了满足游客的这一爱好,近几十年,山上种植了很多枫树,“霜降”一过,漫山遍野的枫叶,便如火一般燃红了山坡,煞是喜人。栖霞赏红叶这个习俗始于何时,不大见人说过,闲来好事,翻了一些古书旧籍,找到一些材料。据我的初步估算,这个历史大概也就两三百年。具体说来,它应该是从清初开始的。

  我查考过几种明代南京地方文献,都没有提到栖霞看红叶的事。明代中期,南京人陈沂曾撰《金陵世纪》,其笔下写到栖霞山,并未提及赏看红叶之事。后来,著名文人王世贞游栖霞山,写了一篇游记,也没有说及。万历后期,差不多快到十七世纪了,曾领职南京国子监的江西大庾人孙应岳,撰写《金陵选胜》,栖霞山是他所选中的胜迹之一,但他也没有说到红叶。余宾硕是明遗民余怀的儿子,也自认为遗民,他的生活年代主要是在清初。他写过一组《金陵览古》,其中有《栖霞寺》一首:“海日初生江气开,摄山天半拥楼台。征君宅傍孤峰下,帝子碑沉乱石隈。衰草白云迷晓磬,秋风黄叶满苍苔。不辞临眺伤摇落,词客哀时酒一杯。”诗中写到秋风、黄叶、苍苔,意在渲染沧桑和苍凉。不过,诗中的“黄叶”属于常规的意象,与作为欣赏对象的红叶,迥然不同。

乾隆时代山上枫林已颇有规模

  南京地方文献中开始提到栖霞红叶,似乎是从乾隆时代开始的。江宁人王友亮(1742—1797年)恰好就生活在乾隆时代。他撰有组诗《金陵杂咏》,其中有《摄山》一首。诗序中明确提到,摄山在“城东北四十里,山多药草,可摄生,故名。秋时人多看红叶于此”。其诗云:“连峰盘礴此江濆,名字南齐始著闻。舍宅已传明处士,主山偏说靳将军(战国时楚靳尚也,呼为将军)。药苗春涧香生雨,枫叶秋林烧入云。几度支筇吟未足,只今清梦尚殷勤。”“枫叶秋林烧入云”,可见当时山上枫林已经颇有规模。“秋时人多看红叶于此”,可见当时这个民俗已经形成。

  与王友亮差不多同时,南京有一位女诗人骆绮兰。因为是女诗人,又列名袁枚的随园女弟子,骆绮兰近年来颇为引人注目。她的《听秋轩诗集》中收有多首游栖霞山的诗,最值得注意的是《栖霞看红叶过德云庵用壁间韵》:“穿云破藓过僧家,禅板初开静不哗。尘梦尽销黄叶雨,仙楼都拥赤城霞。涧边曲水沉清梵,林外疏钟起暮鸦。好煞秋光惟薄暮,石栏倚过夕阳斜。”诗题告诉我们,她来栖霞山是为了看红叶,这就为王友亮的说法提供了同时代人的“现场见证”。可惜除了“仙楼都拥赤城霞”,诗中没有更多对红叶细加描绘,也没有说来看红叶的人多不多,也没有提来看红叶的都是些什么人。

乾隆5次驾临却都与红叶擦肩而过

  不用骆绮兰点名,我们也知道,在乾隆时代,经常光临栖霞山的人中,名气最大的就是乾隆本人。乾隆二十二年(1757年)、二十七年(1762年)、三十年(1765年)、四十五年(1780年)、四十九年(1784年),他5次驾临栖霞山,驻跸于栖霞行宫。那是两江总督尹继善专为其修建的。在栖霞山驻跸期间,他创作了100多首“天章”,也留下了“第一金陵明秀山”的品题——这是栖霞山在清代所拥有的一块金字招牌。不过,乾隆的栖霞诗篇中从来没有提到红叶。这一点看似奇怪,其实很正常,因为乾隆5次巡幸南京都是在春天,没有机会与深秋初冬的红叶邂逅。

友情小提示:百度搜一下 辽宁在线 就能快速找到本站噢,不喜欢记域名的朋友火速试一下
视觉焦点